唐诗综论

更多详情

内容简介: 唐诗是我国古代诗歌史上一个光辉的里程碑,它的新鲜的艺术感受、深入浅出的语言、雄浑的气象、解放的情操,都给人们留下永远难忘的印象。《唐诗综论》是林先生数十年唐诗研究的主要成果,是有关唐诗研究文章的结集。文章分三组:唐诗高潮、唐诗远音和谈诗稿。...

目录: 总 序.
导 读
我为什么特别喜爱唐诗
——代序
唐诗高潮
陈子昂与建安风骨
——古代诗歌中的浪漫主义传统
盛唐气象
略谈唐诗高潮中的一些标志
山水诗是怎样产生的
唐诗的语言
唐诗的格律
唐代四大诗人
漫谈李白诗歌中的夸张
从唐诗的特色谈起
唐诗随笔
“边塞诗”随笔
王之涣的《凉州词》
说凉州
《古风》春种一粒粟
——现实主义与浪漫主义相结合之一例
诗的活力与诗的新原质
唐诗远音
漫谈中国古典诗歌的艺术借鉴
——诗的国度与诗的语言
屈原与宋玉
说“木叶”
——《九歌》:嫋嫋兮秋风,洞庭波兮木叶下..
《木兰辞》中的燕山和黑山
青与绿
谈 诗 稿
《野有死腐》
《君子于役》
风雨如晦 鸡鸣不已
青青子衿
《易水歌》
山有木兮木有枝 心悦君兮君不知
《青青河畔草》
《步出城东门》
《短歌行》
岂无园中葵 懿此出深泽
及时当勉励 岁月不待人
春晚绿野秀
寒槐渐如束,秋菊行当把。借问此何时,凉风怀朔马。
漫谈庾信《昭君辞应诏》
秦时明月汉时关
谈孟浩然《过故人庄》
劝君更尽一杯酒 西出阳关无故人
春草明年绿 王孙归不归
漫谈苏轼及其《前赤壁赋》、《水调歌头》、《念奴娇》
后记...

前言: 中国是诗的国度,诗国的高潮是唐诗,深入浅出而富于生气的唐诗,给后人以无尽的新鲜启示,并为今天的文学创作提供了艺术借鉴。这是林庚先生对于唐诗的基本看法,也是他为什么特别喜欢并潜心研究唐诗的根本原因。《唐诗综论》是林先生数十年唐诗研究的主要成果,是有关唐诗研究文章的结集。文章分三组:唐诗高潮、唐诗远音和谈诗稿。后两组文章所谈诗篇和诗人,唐之前溯源《诗经》及屈原,唐之后涉及宋代词赋和苏轼,以此经之纬之,纵横交错,从而更凸显唐诗的立体形象。所以,本书虽是文章的组合,却有专著的效果。.
林先生是诗人,又是学者,因而形成自己诗性学术的独特品格。在唐诗研究中,始终以诗歌创作为指归,意在“沟通新旧文学”,而“心在创作”,他说:“唐诗因此正如一切美好的古典艺术创作,它启发着历代一切的人们。”(《我为什么特别喜爱唐诗》)为什么而研究,决定怎么去研究,为了创作诗歌的借鉴,必然选择创作主体的视角。回顾二十世纪古典文学研究的学术史,学者多数选择客观批评的视角,对文学的历史进行研究和评价;以创作主体的视角研究古典文学的学者并不多,所可举者,闻一多、朱自清二先贤曾经尝试过,而成就最高影响最大者,当推林庚先生。他的这部《唐诗综论》如同他的《中国文学简史》,都是选择这一视角,因而在学术界独树一帜。选择创作主体的视角,自然要把握诗的文学本位,自然会贯彻诗的演进史观,自然常采用诗的感性笔法,我们在阅读《唐诗综论》时,要特别注意这三个方面。
一、诗的文学本位
文学观念是随着时世的推移而改变的,即《文心雕龙》之所谓“文变染乎世情,兴废系平时序”。魏晋文学观念的变革,摆脱了经学的束缚,确立了诗文正宗;近代文学观念的更新,突破了正统的范畴,接纳了戏曲小说。这里所说的文学本位,自然是建立在这新的文学观念基础之上的。林先生对于古代文学的研究,特别重视这种文学本位,着力于文学自身内在规律的探索,而外部社会条件对于文学发展的影响则相对地加以弱化。在唐诗的研究中,对于唐诗之所以发达,一般都要提到诸如国家统一、经济繁荣、民族融合、大众喜爱、帝王提倡、科举赋诗等等外部条件,而林先生则不然,并不在历史条件方面花太多的功夫,而且像科举赋诗的作用,即便提到,也是极力加以否定。先生是位诗人,对于诗歌情有独钟,因而敏锐地发现,在这诗的国度里,诗成了整个文化的灵魂。他说:“诗简直成了生活中的凭证,语言中的根据,它无处不在,它的特征渗透到整个文化之中去。中国的文化就是以诗歌传统为中心的文化,因此才真正成为诗的国度。”(《漫谈中国古典诗歌的艺术借鉴》)这无疑是很有见地的论断。他以富于诗人个性的独特视角直切诗歌的文学本位,因而在创作主体中偏重于寒士诗人,在创作方法中偏重于浪漫主义,在作家流派中偏重于山水诗派和边塞诗派,在诗歌形式中偏重于语汇和格律。……
二、诗的演进史观
林庚先生说:“一切结果都蕴藏在原因之中,而我们却往往只见到结果;一切发展都包含在一个飞跃的起点上,这便是我们为之凝神的时候。”(《步出城东门》)这话正表明了先生辩证的发展史观。这种观点贯穿在他的中国文学史和唐代诗歌研究之中,如果说《中国文学简史》是纵向的爬梳,那么,他的《唐诗综论》则是横向的解剖。但他在解剖唐诗时,也总是放在广阔的历史时空之中加以审察,认为:“诗所以是无尽的语言,因为它原是用无尽的历史为背景的。”(《诗的活力与诗的新原质》)他不是孤立地研究唐诗,而是同社会政治思想联系起来研究,也不是静止地研究唐诗,而是把唐诗作为中国文学发展过程中的一个阶段来进行研究。无论是宏观的研究,还是微观的研究,都体现出他那演进发展的史观,在他看来,从“百家争鸣”到“百花齐放”,从寒士文学到市民文学,从诗的原质到诗的格律,都是无尽历史的演进过程,唐诗不过是这历史链条中的一个环节。..
林先生以诗人的敏锐眼光注意到,秦汉与隋唐的惊人相似之处。他说:“秦汉统一之前,春秋战国的四百年是一个在战争岁月中度过的,由分裂走向统一的历史过程;而隋唐统一之前,魏晋六朝的四百年也正是一个在战争岁月中由分裂走向统一的历史过程。”又说;“历史当然不会完全重演,后者将向更成熟的高潮发展,这是毫无疑义的。”(《略谈唐诗高潮中的一些标志》)社会的分裂,固然给人民造成极大的灾难,却也让人民打破了禁锢个性的枷锁,挣脱束缚思想的樊笼,东周的礼乐崩坏了,出现春秋战国的“百家争鸣”,带来散文的发展,因而有汉赋的繁荣;东汉礼教瓦解了,出现魏晋六朝的个性解放,带来诗歌的发展,因而有唐诗的繁……
三、诗的感性笔法
形象化的抽象,艺术化的学术,这是林庚先生论著的一个显著特点。先生以诗人的悟性去研究唐诗,往往有其独特的感悟,因而在论述时经常夹进感性的笔法,所以他的论著如同创作一般,读来新鲜活泼,充满“理趣”。先生说:“所谓‘理趣’就是说理和发议论又是通过形象的思维表达出来。”(《漫谈苏轼及其前赤壁赋水调歌头念奴娇》)他对于唐诗的论述,正是这样富于理趣。
通过形象来说理,实在是中国文化的悠久传统。自从《诗经》创造了“比兴”,这比兴基因便遗传到整个文化领域,历代的诗文、戏曲、小说,乃至音乐、美术,无不渗透了比兴的因子。《孟子》谓“诗亡然后《春秋》作”,《诗经》时代结束后,出现了历史散文和诸子散文,都是文带比兴,尤其是百家的说理文章,更是把比兴发展为寓言,乃至跻身于文学领地。至于把比兴运用于诗文评论,也是早已有之。如陆机《文赋》有所谓“精骛八极,心游万仞”,以形容作文构思,妙趣横生;全文普遍运用形象化的语言来说理,实开后人以诗论诗的先河。唐释皎然评谢灵运诗乏变化,曰“庆云从风,舒卷万状”(《诗式》);敖陶孙评曹植诗之风格,曰“三河少年,风流自赏”(《腥翁诗评》),都是寓抽象于形象之中。这类感性化的说理,在历来的诗文评中,比比皆是,所以说是一个悠久的传统。五四新文化运动以来,西学东渐,引进西方哲学和逻辑学,学术论著多采用抽象的概念和逻辑的推理,脱离了形象/宕的抽象和感悟式的说理这一悠久的传统,以至有人误以为中国人缺乏推理判断能力。而林先生坚持采用感性的笔法,反而使入耳目一新,觉得颇富于活泼的感染力。先生说他在厦门大学讲授中国文学史时,在黑板上“写上‘文坛的夏季’,台下的学生就很兴奋”(张鸣访谈录《林庚先生谈文学史研究》)。可见,先生的这种诗性的表述,生面别开,收到很好的效果。
林先生对于一个时代的诗风、诗作乃至诗体的看法,都喜欢用“近取诸身,远取诸物”的形象来加以形容或表述。“盛唐气象”一词,几乎成了举世皆知的林先生用以说明盛唐诗歌时代风貌的专用语。以“气象”论诗,并非先生首创,唐释皎然《诗式》云:“气象氤氲,由深于体势。”宋人姜夔《白石道人诗说》又云:“气象欲其浑厚。”严羽《沧浪诗话》也每以“气象”评诗,诸如“唐人与本朝诗,未论工拙,直是气象不同”,“汉魏古诗,气象混沌,难以句摘”,“建安之作,全在气象,不可寻枝摘叶”,“虽谢康乐拟邺中诸子之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