逻辑解析道德经

更多详情

内容简介: 本书力图原生态还原《道德经》,对《道德经》的所有章句都进行了详细的意义、语法和逻辑分析,对古今汉语语法一体化进行了具体而大胆的尝试。另外,本书在句读方面也相当规范,使语句表达更符合逻辑,特别是对《道德经》第十八章和第十九章的纠正和解释,彻底否定了人们长期以来对《道德经》的一些曲解和误解。所有这些不同,绝非哗众取宠,而是建立在义理考据、逻辑分析和充分推敲基础上的。

目录: 关于老子\t1
关于《道德经》\t3
本书的编排体例\t5
作者的古文通释思想\t8
《道德经》研究中存在的倾向性问题\t11
《道德经》可以给我们哪些启示\t16
《道德经》中的几个重要概念\t17
《道德经》中的“吾”与“我”\t22
第一章\t24
第二章\t31
第三章\t37
第四章\t43
第五章\t46
第六章\t49
第七章\t51
第八章\t54
第九章\t58
第十章\t64
第十一章\t69
第十二章\t73
第十三章\t76
第十四章\t80
第十五章\t85
第十六章\t92
第十七章\t97
第十八章\t103
第十九章\t109
第二十章\t114
第二十一章\t120
第二十二章\t124
第二十三章\t128
第二十四章\t133
第二十五章\t136
第二十六章\t141
第二十七章\t145
第二十八章\t150
第二十九章\t154
第三十章\t158
第三十一章\t163
第三十二章\t169
第三十三章\t174
第三十四章\t178
第三十五章\t181
第三十六章\t184
第三十七章\t188
第三十八章\t191
第三十九章\t197
第四十章\t202
第四十一章\t205
第四十二章\t210
第四十三章\t214
第四十四章\t217
第四十五章\t220
第四十六章\t223
第四十七章\t227
第四十八章\t230
第四十九章\t234
第五十章\t239
第五十一章\t246
第五十二章\t250
第五十三章\t254
第五十四章\t259
第五十五章\t264
第五十六章\t269
第五十七章\t273
第五十八章\t279
第五十九章\t285
第六十章\t291
第六十一章\t295
第六十二章\t300
第六十三章\t306
第六十四章\t311
第六十五章\t317
第六十六章\t321
第六十七章\t325
第六十八章\t330
第六十九章\t334
第七十章\t340
第七十一章\t343
第七十二章\t346
第七十三章\t349
第七十四章\t353
第七十五章\t357
第七十六章\t361
第七十七章\t365
第七十八章\t370
第七十九章\t374
第八十章\t378
第八十一章\t383
附录\t387
后记\t391
 


书摘: 第一章
【原文】
道可道,非常道①;名可名,非常名②。“无”,名天地之始③;“有”,名万物之母④。故常“无”,欲以观其妙⑤;常“有”,欲以观其徼⑥。此两者同出而异名⑦。同谓之玄⑧。玄之又玄,众妙之门⑨。
【通释】
道可以因循,没有恒久不变的道;名字可以称呼,没有恒久不变的名称。“无”,为天地的初始命名;“有”,为产生的万物命名。所以恒久的“无”,要来考察事物是怎么产生的;恒久的“有”,要来观察事物是怎么存在的。(无与有)这两个事物同出一个源头,但名字不同,不同的名称却出自相同的源头就叫作深奥。深奥又深奥,是认识万物的关键所在。
【考辨】
对“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我与以往的解释大为不同。首先,我对第二个“道”,也就是“可道”之“道”的解释跳出了“说”“称道”的框子。先前我也一直用“可以用语言表述”释“可道”,在反复揣摩后,我选择了“可以沿着它前行”这个解释。
“道”的本义就是“路”。将一个名词动词化,一定与本义有联系。“道”用作动词就是“取道”。第三十四章“大道泛兮,其可左右”的“道”正是“道路”之义。今天我们使用的“道路”之意,应该是古已有之。“道”的“说”“称道”之意,应该是后世出现的,产生于何时,尚需考证。我甚至怀疑,“道”的“说”“称道”之意,可能正是对《道德经》这种错误解释沿袭的结果。查与老子同时代的《左传》之“道”,凡一百七十,只有一处“道”近似于“宣讲”“言说”之意:“耳不听五声之和为聋,目不别五色之章为昧,心不则德义之经为顽,口不道忠信之言为嚚(yín,愚蠢而顽固)。”且此“道”似与“导”通,是“引导”义的转移。
以往对“非常”的解释局限于将“非”释作“不是”。
“非”这个字有多个义项,使用最多的义项是“不”“不是”,其实它还有“无”“没有”的义项,在先秦文字中,这个义项也经常出现,如:
1.大子曰:“君非姬氏,居不安,食不饱。我辞,姬必有罪。君老矣,吾又不乐。”《左传?僖公四年》(君非姬氏:国君没有姬氏)
2.晋郤缺言于赵宣子曰:“日卫不睦,故取其地,今已睦矣,可以归之。叛而不讨,何以示威?服而不柔,何以示怀?非威非怀,何以示德?无德,何以主盟?子为正卿,以主诸侯,而不务德,将若之何?”《左传?文公七年》(非威非怀:没有威信没有怀柔。注意本句的“无德”)
3.郤成子曰:“吾闻之,非德,莫如勤,非勤,何以求人?《左传?宣公十一年》(非德:没有德性。非勤:没有勤恳)
4.若以不孝令于诸侯,其无乃非德类也乎?《左传?成公二年》(非德:无德,缺德)
5.晋为伯,郑入陈,非文辞不为功。慎辞也!《左传?襄公二十五年》(非文辞不为功:没有文采的辞令不会成功)
6.暴虐淫从,肆行非度,无所还忌……《左传?昭公二十年》(肆行非度:放任做事没有限度。请注意本例中也有“无”)
7.登高而招,臂非加长也,而见者远。《荀子?劝学》(臂非加长也:胳膊并没有加长)
大概由于“非”作“不”“不是”解释的时候较为常见,所以人们出于“定式”,多把“非常道”释为“不是永恒(不变)的道”,多把“非常名”释为“不是永恒(不变)的名”。而这种解释恰恰与老子的思想矛盾了。是用“不是”来解释“非”,还是用“没有(无)”来解释“非”,要点是把握“道”可以不可以说或者“道”可以不可以走,“事物”可以不可以命名、称名。显然“道”是可以用语言来表述的,而且通篇《道德经》说的正是“道”;“道”是可以走并可以依循的,“事物”是可以命名和称呼的。
那么老子为什么不用“无常道”“无常名”来表述呢?因为下文出现了“有”与“无”“此两者”一组对应的概念,为了不混淆,就用了“非常道”“非常名”来表示。而且,“非”与“无”在同一段文字中出现,表示相同的意义并不冲突,上面列举的例2中的“无德”之“无”与“非威非怀”之“非”,例6中的“非度”之“非”与“无所”中的“无”,意义就是一样的。
“徼”还是解释为“边际”,引申为“外表”“客观存在”。
本章是《道经》之首,大概编者有意让它与第三十八章《德经》之首有所呼应,因此与第三十八章一样,对本章可能也有刻意篡改。所以通释本章时我感觉比较吃力。重点问题是:一是本章的“名”字费解;二是“玄之又玄”与老子的“吾言甚易知、甚易行,天下莫能知、莫能行;言有宗,事有君。夫唯无知,是以不我知。知我者希,则我者贵,是以圣人被褐怀玉”(第七十章)显然冲突。
【解读与点评】
《道德经》的“道”的含义十分丰富,总体来说,它指客观事物运行所依据的轨迹,是人对自然规律的经验认知和总结,是应该取法遵循而不应违背和对抗的客观存在的规律,是动态的法则。
“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第一个“道”、第一个“名”分别是名词,第二个“道”、第二个“名”分别是动词。“道可道”通俗一些说就是“道可以当作道”,“名可名”通俗一些说就是“名可以当作名”;分别进一步说就是“道可以取道”“名可以称名”,分别再进一步说就是“道可以因循”“道可以沿着它走”,“名可以确定事物”“名可以称呼”。
“非常道”就是“没有永恒不变的道”,就是说道没有完全固定的因循模式,要因循道前行,但不能教条地、机械地沿着它走。正如古希腊哲学家赫拉克利特说的“人不能两次踏进同一条河流”的道理一样,“道”作为“路”虽然可以沿着它前行,但没有永恒的路,没有固定不变的因循模式:可以凭借不同的工具,也可以步行;可以靠近左侧一些,也可以偏向右侧一点;可以小跑,也可以漫步;甚至可以像为避免寒风似的倒着走……
再打个比方:航天飞行器也都要依循一定的轨迹,但也同样没有永远不变的轨迹。设计得很精确,不等于一成不变。飞机飞行、船只航行要有航标,那是飞行的参照,避免脱离了航线。这里的“航线”就是“道”,就是飞行或航行依循的大致轨迹,上一点、下一点,左一点、右一点,快一点、慢一点,飞行器或船只大一点、小一点等,都是被允许的,没有绝对的——这就是“道可道,非常道”。
为什么会出现“非常道”的情况呢?客观事物不是一成不变的,“道”是动态的,要根据变化了的客观环境修正自己走上可因循的“道”。比如人们根据动物的习性下套捕猎,动物没察觉到“套”,不会修正改变“道”,就会“上套”。比如“大道”虽然易行,但如果修路或像王弼所说有人设置了路障,不修改路线便依旧难以前行。
“非常名”就是“没有永久不变的名称”,就是名可以区别于其他事物。但在事物发展变化的不同阶段,名字是变化的。世界上的事物,乃至宇宙空间都是运动的,事物要经过产生到消亡这个过程;法则也在运动中变化,不可能一成不变。产生了事物,就要为其命名;事物消亡了,它的名称也会逐渐消亡。
那么,“道”可不可以与今天的现实联系起来呢?从一定角度来说,用今天的一个时髦的词,道大致相当于与方针、政策经常并列说的“路线”,比如国家发展建设的总路线,就是一种既抽象又较为具体的道。“路线”实际上是人为设计规划出来的“道”,它必须顺应自然与社会发展规律,才能让人有所遵循,才能走得顺,展现出“大象”来。可以说为政治国、为人治家,确定一条正确的大道十分重要。判断大道好与不好,实践能检验它,走在这条道上的人最有体会。当然,道虽然可以设计,但实际运行的轨迹可能需要修正,这样才能使道更平坦、更光明;道不是装模作样的口头文章,不能南辕北辙,不能划一条道却不行其道。违背自然规律与社会发展规律规划设计的“道”没有前途,大吹大擂的只是“假象”,最后必然是“乱象”。
为什么“名可名,非常名”呢?因为它存在着“有”与“无”的问题。“有”是存在,事物存在,名称就存在。“无”是不存在,事物还没出现,或者没发现,当然无从命名;同时,事物消失,名称也随之消失。“‘无’,名天地之始;‘有’,名万物之母”中的“有”与“无”正是典型的“非常名”。“无”与“有”“同出而异名”,这就是“非常名”。“有”与“无”是动态的,变化的,自然就“非常名”了。
怎样理解“非常道”与“非常名”这二者之间的关系呢?可道之道是发展变化的,所以可名之名也是发展变化的。正因为如此,既然无常道,所以必然会无常名。唯其如此,道可以取道,可以因循,但没有亘古不变、可以永久因循的道;没有亘古不变、可以永久称呼的名称。
既说它“有”,又说它“无”,在于“似或存”(第四章)。
“常‘无’,欲以观其妙”,就是从恒久的“无”中来探究事物到底是怎样产生的,通过“常‘无’”看“有”是怎么产生的。“常‘有’,欲以观其徼”,就是从恒久的存在来看事物,通过“常‘有’”来看“有”是怎么存在的。
“此两者同出而异名”极富辩证思想,“有”与“无”是一对矛盾概念,但它们却相因相生,是对立的统一体。“同谓之玄”说它们出自同一源头,这确实很深奥,确实“玄”,“道学”又被称为“玄学”即源于此。然而,它又是打开万物宝库的钥匙,“玄之又玄,众妙之门”。“门”,即事物的发端,观察研究事物的通道。
本章产生成语“玄之又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