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翻译探索

更多详情

内容简介: 本书以中国诗学理论为基础,以西方诗学理论为参照,从诗歌文本构成要素、译者主体性与译文比读三大方面,通过大量译例的文本分析,探讨了诗歌翻译的理解与表达过程,揭示了影响诗歌翻译的文本内外主客观因素,阐明了进行诗歌翻译研究与实践的基本策略与方法。 本书视角鲜明,资料丰富,例证翔实,分析细致,对文学翻译教学与实践以及文学翻译研究与批评具有重要参考价值。

目录: 绪论 ⅰ 上 编 诗学视角翻译研究 1 狭义与广义意象的翻译 2 静态与动态意象的翻译 11 意象视角与翻译 19 意象、“词”、翻译 28 意象及其组合的翻译 38 意象思维的翻译 62 意境与翻译 74 意蕴与翻译 82 诗艺与翻译 92 辞格与翻译 102 跨文化互文与翻译 113 翻译中的“形式对等” 126 分行与翻译 141 口吻的翻译 154 诗味的翻译 169 中 编 译者视角翻译研究 181 译者与情感传译 182 译者与文化翻译 197 译者与人物角色的翻译 215 译者与译文的美学效果 227 目 录 诗歌翻译探索 xviii 译者与诗歌翻译批评 242 西方人印象中的毛泽东诗词 256 下 编 比较视角翻译研究 269 彭斯诗A Red, Red Rose 与三首汉诗之比较与翻译 270 杜利特尔诗Oread 与毛泽东诗《十六字 令(其二)》之比较与翻译 284 卡明斯诗L(a 与诸汉诗之比较与翻译 293 王维诗《送元二使安西》英译比读与赏析 298 辛弃疾词《菩萨蛮· 书江西造口壁》英译比读与赏析 304 毛泽东诗词英译比读 315 参考文献 335


书摘: 《诗歌翻译探索》:
  上文是原诗的第一节,写的是战马奔驰,冲锋陷阵的情景。从其形式来看,诗节中各诗行句式短小,在视觉上与听觉上予人不断变换之感,宜于表征快捷急促、坚定有力的节奏,而事实上也确系如此——首行描绘的是空间距离的不断变换,至第二行,所行的路程越来越远,至第三行,来到了“死亡的谷地”,至第四行,才知是驰骋在战马上的六百勇士。这四行诗句呈现的是:战马奔驰,马蹄得得奋进《诗句中(d)音的一再复现可以象征),由近及远的画面。从第五行到第六行,战争打响了,战士们冲锋陷阵,及至第七行,他们向前冲锋得越来越远,向“死亡的谷地”也就进军得愈来愈深,第八行再现的依然是战马上的六百勇武之士,这四行诗句呈现的是:杀声震天,枪林弹雨,硝烟弥漫,骑兵勇武的图景。从音韵节奏来看,这八句诗行的主要步格是扬抑格,表现出迅速,快捷的意味,韵脚是近似韵(para-rhyme),即league/onward/Death/hundred/Brigade/said/Death/hundred,近似韵缺乏整齐划一性表现出战争对秩序与和谐的破坏,这与诗文的主题颇为一致。而为了获取这一效果,诗文中语序的排列通过分行的手段作出了相应的调整。从其内在节奏来看,诗文通过不断分行所形成的内在节奏,把战斗前与交战时的气氛烘托得尤为紧张(为下文诗情的进一步发展做好了铺定),从而有力地凸显了战情的紧急,战马的迅捷,将士们紧绷的神经、虎虎的生气与勇武的风貌。战士们愈是情急,愈是勇武,就愈是靠近死亡所形成的鲜明对比,大大强化了诗文内在节奏的艺术张力。而这一切的再现则与诗的分行紧密相连。
  3.分行有助于表达诗作深层情感
  “诗歌是强烈情感的自然流露。”(华兹华斯语)“诗者,吟咏情性也。”(严羽语)“感人深者,莫先乎情。”(白居易语)“情感”是诗歌创作的内驱力,也是诗歌艺术的生命所在。诗作中所表达的情感,一方面可显在地体现在诗作的表层结构上,即诗歌语言的表体文字所形成的语义上;另一方面则可潜藏在,有时甚至几乎全部潜藏在诗作的深层结构或字里行间里,这也就是人们所说的“言外之意”、“弦外之音”、“韵外之致”。通常情况下,索解诗作的“言外之意”、“弦外之音”往往靠读者自己的感知、理解与深悟,这一途径的索解虽能奏效,但常给人“只可意会,难以言传”的遗憾。而经过创作主体心灵艺术化的分行及其联成的形式整体则直接表征着诗作诗情的强弱疾徐与流转变化。从形式主义文论的角度来看,单个的分行所表述的事件是情节,诸多分行联成的整体则是情节分布,情节分布所体现出作品事件的艺术建构分布,便直接标示出分行的艺术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