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穹浩瀚Ⅰ——利维坦觉醒(上、下)

更多详情

内容简介: 太空采冰船偶遇被废弃的飞船“斯科普里号”,副船长霍顿前往查看,却突然遇袭。警探米勒奉命寻找失踪的富家女孩真央,却最终发现真央登上了“斯科普里号”。在谷神星的叛乱中,霍顿和米勒相遇了。他们必须携起手来,在地球、火星、外行星联盟等势力的夹缝中周旋,找到解开谜团的关键——真央。
太阳系中的战争一触即发,霍顿和米勒是否能够改变宇宙的命运?

目录: 苍穹浩瀚1:利维坦觉醒(上册)
苍穹浩瀚1:利维坦觉醒(下册)

媒体评论: ★星际冒险小说就应该这么写。
  ——乔治·R.R.马丁《冰与火之歌》作者
  
  ★读这部小说,就跟欣赏好莱坞大片一样。
  ——io9.com美国科幻评论网站
  
  ★一部汉密尔顿式的太空歌剧闪亮登场。
  ——查尔斯·斯特罗斯英国科幻作家、雨果奖得主


书摘: 《苍穹浩瀚1:利维坦觉醒(套装上下册)》:
  “把她丢到柜子里,要是她闹就开枪打死她。”
  从斯科普里号的船员被绑架开始,已经过去了八天,朱莉·真央一直被困在三米见方、装环境防护服的柜子里。她终于觉得熬不下去了,准备坦然接受被人射杀的结局。过了整整八天,她才做了这个决定。头两天,她待在里面一动不动,因为她相信那些全副武装、把她关在里面的人不是跟她开玩笑。刚刚被带上这艘船的时候,飞船还没有开引擎,所以她一直在柜子里飘着,轻轻地摸着四壁,以免撞到墙上,或者撞上里面放着的环境防护服。等到飞船发动,引擎的推力才让她感到重力,能够静静地站稳双脚,然后慢慢地蹲下,蜷缩起来。她这些天都尿在了连身服中,但她担心的不是身上那还有余温、让人瘙痒的潮湿感,也不是尿骚味,她现在只想不要滑倒,摔在自己尿湿的那块地方上。她不能弄出声音,他们会开枪打死她的。
  第三天,因为口渴,她不得不采取行动。周围都是飞船开动的噪声。反应堆和引擎低沉的隆隆声以亚音速向四处传播。随着各层甲板间增压舱门的闭合,里面的液压装置不断地发出嘶嘶声,钢制门闩也砰砰作响。许多人穿着沉重的靴子来回走动,在金属甲板上留下一阵笨重的脚步声。朱莉一直等到四周所有的噪声都远去,才把环境防护服从钩子上取下来放到地上,同时留心着周围是否有人接近的声音。她慢慢把衣服拆开,取出里面的饮用水。那水不知道放了多久,一点都不新鲜,味道都变了。这套环境防护服显然很多年都没人用过,储水袋里的水有些温度,喝起来像泥水,但朱莉两天来一滴水都没有喝过,此刻觉得这是自己喝过的最好的东西。朱莉尽力克制自己不要大口吞咽,以免呛得吐出来。
  等到尿意再次出现,她把环境防护服里的尿囊扯了出来,在里头尿了个够。朱莉坐在地上,屁股下垫着环境防护服的内衬衣,还是有点儿舒服的。她开始思考是谁绑架了她——联盟太空军?海盗?还是什么更凶险的人?她想着想着就睡了过去。
  第四天,朱莉感到与世隔绝,饥肠辘辘,百无聊赖。柜子里没尿过的地方越来越少,最后朱莉不得不踩在尿上。她听到远处传来哀号,那声音就来自附近,对方在殴打或者折磨她的同伴。如果绑架者发现了她,也许会把她带到她的同伴那里去。这没什么,她能忍受几顿暴打。她觉得为了再次见到同伴,这点代价还算不得什么。
  关朱莉的柜子就放在内层密封舱门边。在飞行中,这儿通常都没什么人,不过朱莉并不了解这艘船的结构。她在想应该说什么,应该如何说明自己的情况。等到她终于听到有人过来时,她只是用尽全力大喊她要出去,结果嗓子里那阵嘶哑的声音吓了她一跳。她把话咽了回去,活动活动舌头,想弄点唾液润润嗓子,然后再试。结果,喉咙里发出的又是一阵有气无力的咯咯声。
  来人就站在柜门外,有一个声音在轻轻地说话。朱莉本来攥起拳头要捶柜门,希望有人过来,但等听到外面人说的话时,她把手缩了回去。
  “不要,求求你们,不要这样。”
  是她船上的机械师戴夫。戴夫喜欢搜集以前的卡通片,有说不完的笑话。而现在,他正用微弱而颤抖的声音求饶。
  戴夫还是在重复那句话:“不要,求求你们,不要这样。”
  随着液压装置驱动闭锁螺栓发出的咔嗒声,内层密封舱门打开了,有人被丢了进去,肉体与金属的碰撞发出沉闷的声音。舱门在另一下咔嗒声后关闭,接着传来排尽空气的嘶嘶声。
  等密封舱的闭合周期完成后,朱莉柜子门外的人离开了。朱莉没有捶门去吸引他们的注意。
  他们已经把整艘船都清了个遍。被内行星太空军部队拘留可不是什么好事,不过船上的人已经演练过如何应对这种情况了。他们把敏感的外行星。联盟数据抹掉,用看上去普通的日志覆盖这些内容,同时伪造了日志的时间戳。船长将任何过于敏感、留在电脑里会有安全隐患的东西全部销毁了。这样的话,袭击者登船时,他们就可以装无辜。
  但这都无济于事。
  入侵者根本不问货物或者许可证的问题,他们登船时表现得仿佛这就是他们的地盘。达伦船长像狗一样被打翻在一边。麦克、戴夫、李望等所有人都举起手,默默地被押走。不管这些人是海盗也好,是奴隶贩子也好,反正他们就这样把船员们从这艘小运输船上抓走了,而朱莉一直把这艘船当成自己的家。袭击者用一根对接管接上这艘船,连最基本的环境防护服都不让穿,就把船员押到另一艘船上。那对接管薄得像一层聚酯薄膜,之外就是空空如也的太空。希望这玩意儿别破,不然自己的肺就完蛋了。
  朱莉也被押了过去,不过这些混蛋试图把她的衣服扒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