歧路之龙

更多详情

内容简介: 新兴强国布列达帝国征服了古老的龙河帝国,占据全球一半以上的土地,成为无可争议的霸主。为了彻底同化被征服的领土,布列达帝国将各地的学校都改成了“语言教习所”,意图消灭各地的语言和文化。
多年以后,布列达帝国掌握了记忆移植技术,并且发展到极高的程度。建造了覆盖全球的“通天塔”记忆移植卫星系统。然而,在这套系统启动前夕,一位供职于语言教习所的龙河雇员却意外发现,自己多年来从事的工作,以及记忆移植技术的研发过程,都蕴含着惊人的阴谋……

目录: 引子
第一章征服之路
第二章血色黎明
第三章历史记录
第四章物竞天择
第五章洗礼之夜
第六章禁秘之书
第七章身陷囹圄
第八章禁锢监狱
第九章金海之下
第十章刺客程序
第十一章逃出生天
第十二章龙的传人
第十三章核火炼狱
第十四章清算之日
第十五章四海怒涛
尾声
后记
《歧路之龙》设定集
行了,妹子

前言: 作者自叙

当我写下这一篇文字的时候,距离我构思《歧路之龙》这部作品,已经过去了八年有余。八年前,大二到大三的暑假,只有二十岁的我窝在长途中巴的司机副座后面,在一张数学作业纸的背面列出了作品最早的提纲;如今,已经成家的我坐在北京城三环路边的写字楼里,利用加班之余的点滴空闲,为这八年的笔耕锦上添花,也翻过这一段充满苦辣酸甜的岁月。
《歧路之龙》这部作品的创意灵感,可以归因于一个极为不爽的事件:大二下学期,我第一次英语四级考试没能过关。此前的考试动员会上,班主任曾试图用“考试成绩与学位挂钩”的说法,督促我们重视这次考试;但在我看来,英语等级考试带给同学们心态的影响,其实要深远得多。
直到今天,我仍然清楚地记得,第一次四级考试之后,自大学入学建立起来的、曾经亲密的朋友圈仿佛分裂成了两个;而划分的标准,就是考试制度改革之后那一条已然虚无缥缈的“及格线”。处在这条线一侧的同学得意洋洋,另一侧的则承受着重压,乃至不由自主地垂头丧气。半年之后,六级考试又会成为一条相对不明显的“分水岭”,一侧是受人敬仰的、甚至即将“烤鸡烤鸭”(准备GRE和雅思等留学英语考试)的“学霸”,另一侧则是被“打回原形”的失败者。
与这两条分界线相伴的,是我在大学四年里时常迷惑不解的一些现象:为什么我的很多同学都在专业课和公共课上看英语学习资料,或者尝试形形色色的“真题”?为什么一些已经在六级考试中取得好成绩的同学,还喜欢再拿出一个个学期来准备这项考试,多次重考来“刷”出高分?
我蓦然发现,我所处的社会环境正在变得浮躁而怪异。优秀的英语教师往往受到尊敬,甚至被学生当成圣人崇拜;汉语里有意夹杂英语的讲话方式也成为时尚;还有一些人相信,“海归”的身份意味着高人一等,可以消极怠工和傲慢地对待同事并被无条件原谅,乃至能得到一份体面、稳定的闲职……
更有甚者,出于避免“哑巴英语”和迷恋口语的需要,中国人可以在自己的国土上划出一块只能讲英语的区域,并惩罚进入其中的犯规者,以实现锻炼英语口语的目标。在我第一次考完英语四级之后的那个暑假,关于推广“英语村”的报道,不时出现在报纸上。尽管这一小块土地相比于整个中国的面积微不足道,但同胞之间的互相为难仍然应该说是一种耻辱。而在南方的某些城市,全英语面试常被认为是有助于企业形象塑造的一种方式,尽管这无端增加的一道门槛浪费了一些社会资源,也挡住了不少应聘者的希望,而他们应聘的岗位,几乎不可能接触到外国人。
所有这些现象,都令我感到迷惑乃至于惶恐,它们共同构成了我写作这部小说的基石。平心而论,我曾经几乎成为这些乱象的受益者,甚至到国外混一个学位再回国混日子,也曾是我人生规划中的一个备选项。但就在大二到大三那个暑假,很多不切实际的想法都随着英语四级考试成绩公布烟消云散;甚至可以说,这一次失败反而让我看清了未来要走的路。既然选择留学意味着“语言关”会让家人支付更高的学费,那么我就不如省下这些时间和金钱,完成某种更有意义的、事半功倍的创造性工作。带着这样的想法,我将这些因为学习英语而生出的社会乱象进行放大,在头脑中构建出一个英语学习伴随着征服、奴役和羞辱的世界。《歧路之龙》的故事,也就是在这个虚构的世界上生长起来。
在大学时代和工作初期,我并不是一个足够勤奋的人。直到二十五岁的时候,不断碎片化的时间,让我顿悟青春即将逝去。于是,在这年秋天,我找出多年前就列好的提纲,利用上下班和外出采访的通勤时间,在手机或者平板电脑上写下一段段故事;大约一年之后,再将它们连缀成文,又经过若干次修改,方才形成了这部小说。
在不断丰富这部小说的三年里,我经历了许许多多的事情:我从基层员工成长为资深记者,完成了很多印象深刻的工作;一些亲人已经离世,另一些则来到了这个世界上;我也在工作岗位上找到了自己的幸福,组建起一个温馨的家庭。
所有这些经历,也不断塑造着我的作品。家人、恋爱、婚姻、工作,都为我提供了各种有趣的素材。我想,我会永远记得这些片段:几次与领导或者爱人为职业生涯规划辩论乃至争吵,每一次都在事后意外地得到了几段情节的灵感;一封发错的电子邮件让我误以为自己将被解聘,以至于决定隐居,这留给了《歧路之龙》另一个仓促的结尾;我在杭州西湖边、重庆的单轨列车上、南京、威海和石家庄的博物馆里,乃至天津的航空母舰舰桥上,用各种方式记录下一次次的灵光闪现,再将它们充实到作品的各个角落……
终于,在八年的征程之后,我来到了这里,回首往事,感慨良多。如今,我用这篇文章,以及您将要看到的作品,为我的青春岁月做一个独特的注脚,顺便翻开人生中新的一页。
甲午年中秋,于北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