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时空情迷五胡乱华.1

更多详情

内容简介: 绝望下,伊天雪那张血泪的面孔竟使她逃离牢笼,逃离当食物为胡人果腹的悲惨命运。只因天雪和民族英雄冉闵的女人神似魂似,但是命运并没有因此“殊荣”给予她完美的穿越爱情,仿若她的到来只是成就上天的严惩。
在后赵皇帝的石氏皇室里,天雪如眼中钉一般受尽皇室的百般刁难,直到她和冉闵揭开落泪佛像的骇人谜团……
而神偷苏蔡是上天在坎坷的情路上为她安排的第二颗顽石,当行为荒诞的他逼天雪向人未发光的夜明珠起誓时,她的紫微显盘使被命运的轨迹所耸动……

目录: 一、穿越回人吃人的年代
二、前出虎穴又入狼窝
三、他为什么会救我
四、我和他的她
五、死,抑或委曲求全
六、传说中和我貌似的兰灵
七、软禁太子殿
八、缘分天注定,想躲亦枉然
九、命运孰不能改
十、躲不掉的功效
十一、爱背后的兰灵
十二、逃兔的意外巧遇
十三、到底要谁爱上谁
十四、被欺负的时代过去了
十五、惦记神医却偷个皇帝
十六、生死只为一线之差
十七、就在约定三年之期后
十八、没有定数的爱
十九、挣扎,最无力地挣扎
二十、行尸走肉般迷惘
二十一、魂寄夜明珠,孤独上千年

书摘: 不知过了多久才幽然转醒,一堆衣物凌乱、披头散发的女子映入眼帘,而瞠目结舌地打量着四周!这是牢房,没错!我身在牢房,可是我明明躺在床上……四周的女子好奇地打量着我,我惶恐地抓着一个人便问道:“这是哪儿,我怎么会在这里,你们是谁,还有怎么是牢房?”
  她清秀的脸上呈现一丝诧异道:“你好端端的就出现在了这里,躺在地上,我们也不知所措,你是从哪里来的?”
  “这是什么地方?”我仍摸不着头绪地问着,心跳砸得十分厉害,我怎么会无缘无故出现在这里?
  “这是燕(鲜卑)与后赵(羯族)的边界之地。”她仍是惊奇得紧盯着我。
  “你说燕?后赵?他们可是胡人?”
  “对,胡人,他们都是胡人……只杀我们汉人的胡人。”女子失落地垂眸说着,眉尖亦衔了隐忍的恨意。
  我懵然呆坐,顿时冷汗涔涔,前燕,后赵……老师曾说过这二个都是十六国之一,历史上最有名的胡人……他们都是吃人不眨眼的!我竟然穿到了五胡十六国,历史上最混乱,汉人最黑暗的时期!(汉朝过后就是西晋,五胡十六国是指自西晋末年到北魏统一北方期间,曾在中国北部境内建立政权的五个北方民族及其所建立的政权。)
  心中的积怨,再度被撩起,老天爷让我无爸无妈还不够吗?让我来个穿越时空,穿越就好了还出现在吃人族的地方?难不成老天是成心想让我死!半晌后才勉强镇定下来,竭力隐藏起眸子里的一丝惊悚,对,我身上还有现代的钥匙,我可以试着打开逃出去。对,一定要逃出去,如果不能出去,我就会成为他们的盘中餐!
  清秀的女孩向我靠了过来,张皇问道:“你能进来一定能出去对不对,你救救我们吧?我们不想死!已经有不少人被他们吃了,好恐怖……”
  听她此说,我的脸上忽然现出前所未有的迷惘,不知今后是否还有路可走,虽说我厌世可也不想被胡人吃了!想到人吃人,我的身子忍不住颤抖,胃不舒服地翻搅着,嘴唇翕动道:“我尽量试试,可是要黑夜才行,现在是白天。”
  听到我此说,所有的人都围了过来,欢喜从众人眼神中漫溢,皆焦急问道:“你真的能救我们出去吗?这是真的吗?”
  我勉力自持,轻微点头道:“也不能保证是百分百,不过我尽量。”
  那个清秀的女孩脸上呈现了一丝笑意:“太好了,我可以逃出去了,我和妹妹一起被抓进来的,她已经……”言毕,泪几欲夺眶而出,笑得格外凄楚。
  “你叫什么?多大了”我怜惜地盯着她,轻声问道。
  “我叫小玉,十五岁了,我妹妹十二岁,他们说她小,肉嫩,所以……”她说罢泪水簌簌落下,我只觉耳畔轰然,吃人肉还要看是不是嫩吗?先奸后吃这便是胡人的特点。
  我只能悲哀地苦笑着,什么安慰的话也说不上来,只是我的微笑,似乎很僵硬……悲凉之感突袭全身,原来以前的我不是真的苦命,她们才是,只是时代不同而已罢了……
  地牢中突传来阵阵脚步声,所有的女子不约而同将我挤到了最里面,因为她们心中我是唯一活命的希望。小玉在我耳畔压扁嗓子道:“他们又要来抓人了,我们不会让他们看到你的,你是我们唯一的希望!”
  四面静得骇人,因为不知道他们要选什么样的人用来作食,每个人都哆嗦着,来人的笑声却很张狂,还一旁商议着要带走哪几个。“那个不错,皮肤嫩白,瞧这个也不错,还有那个……”那些讨论声尤为刺耳。须臾便只听到几声女子的惨叫:“不……我不想死……不……救救我……救救我……”
  那悲悯的尖叫十分惨淡,我情不自禁地抬起头,看着他们将四名女子带走,她们求生的目光射向我,无声对抗着我虚弱憔悴的悲哀和仓皇,泪水猝然坠下,悲伤漫延到了心底,她们颤颤的尾音,清晰可辨,刺痛我内心最柔弱的地方,而我亦无能为力。
  我为陌生人而哭,为苦命的她们而流泪,早已麻痹的心却让我更感到这世界的可笑、可怕,不管是现代还是现在。牢房里顿时只剩阵阵抽泣之声,那丝丝缕缕从心底发出的寒意,侵袭我的全身,使我木然,心为之痛苦,一阵痉挛。
  “小玉,你怕吗?你说我们能逃出去吗?我好怕…好怕好怕…”我嘶哑地问着她,眼里被朦胧的雾气所遮掩,泪直打着转。
  “一定可以的……我们一定可以逃出去的对不对?你一定有办法的!”小玉声音轻颤着,面孔已是十分惨白,毫不见血色!
  “但愿吧,若是逃不出去,我们的下场可想而之,所以我也相信一定可以的……”我声音轻如喟叹,心中却是一片惶然,真的能逃出去吗?
  “我们都知道一定可以的对不对?你能莫名其妙出现在这里,也一定可以的,相信自己……如果真的出不去,如果……”她那半截话,吞咽下去,只化作喉间的涩意。
  众人寂寂,沉默不语,不知过了多久,小玉轻推着我,四周悄无人声,众人都安静且期盼地看着我,我抬头一瞧,残月如钩,这时应该守卫很松懈,我拿出腰间的钥匙,试着打开牢门,果不其然,一打即开,现代的东西对付这种古代的玩意真是很好用!
  众人强抑内心的欢喜,我轻步的朝外走去,门口竟然毫无守卫,见如此便返回牢中,示意可以离开,她们都欢天喜地的随我走出大牢,我抓着小玉的手臂,左闪右躲的步出军营,这应该是一座为押解汉族女人而专设置的城,拼命的向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森林处跑去。 
  天地间一片黢黑,众人仓皇地逃着,而夜明珠却在此时也未曾发光,我不禁怀疑这是不是假石头?
  因逃跑人数太多,不过片刻我们就让人发现了,身后众多骑马拿着火把的鲜卑人追了来,而我们也四处逃散着,耳畔传来阵阵撕心裂肺的惨叫,不少人已被活活砍死,紧抓着小玉的手躲到了旁边过丈高的草堆中,没过多久所有逃窜之人差不多被活捉,可能还有个别已经逃脱,但我相信少之又少。
  眼见着她们绝望而惶恐的被绳子捆住押走,我痛苦地抚住前额,翕动着唇,眼眶里干涩得流不出丁点儿泪水,只觉得胸口窒息得喘不过气来,半晌确定无人了,小玉才扶着我,相拥而泣,为我们能活着而泣,孰不知道我们是从一个狼窝逃向了另一个狼窝。
  “小玉,我们可以去哪儿?这是去哪里的路?”未敢多作停留,我们便急忙朝山的那头奔去,惊惶不安的感觉,却更加盘踞心头,我们的前途恐怕是难卜了,我俩犹如狂浪中的浮萍,身子不由自主漂向不知名的所在。
  “我也不知道,现在北方已是胡人的天下,我们只能逃去南方,若不然还是死路一条。”
  “好,那我们只向南边跑,一定要撑住,不能停,他们会追来的。”我已是娇喘咻咻,香汗淋漓,浑身早已被汗水湿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