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学那天遇见你

更多详情


内容简介: 在每个人的学生时代,或许都有一段懵懵懂懂的爱恋记忆。那回想的感觉带着淡淡的忧郁,一生难以忘记。匆匆掠过发梢的青春,展露出爱情的花蕾,或许绽放,或许枯萎,有真挚,有纯洁,也有聚散之间的无奈……无论怎样,爱,并不是因为成了往事就有资格一笑而过的。
本书的故事,发生在银杏飘落的秋天,男孩子舒涵与女孩子顾惹熙在清华大学校门前的第一次相遇……

舒涵终于考上了梦寐以求的清华大学,认识了性格要强的女同学顾若熙,两人作为搭档一起辅助袁老师的工作。性格温和善良的舒涵与顾若熙在朝夕相处的日子里产生了朦胧的感情。两个人相互关照,共同学习和协作,很是默契。但谁也没有将心中的爱表白,一切是那么自然,略带小小的遗憾……

名牌大学的光环和为人师表的神圣,在一天天真实的生活中,逐渐失去光泽,学校终究是要赚钱的,看似像妈妈一般的老师也可能终究是一个小人。最爱笑的人也可能是一个最心伤的人。

因为私怨,心胸狭窄的袁老师百般刁难被冤枉的舒涵。为了现实的考虑,顾若熙在袁老师的授意下也学会了欺骗。短暂而漫长的大学生涯,即将过去,舒涵和顾若熙终于发现大学原来也不是想象中的净土。在毕业离校之际,两人再一次相遇在校门口,虽然已经没有了那种刻骨铭心的感情,但仍然有着相互之间的关心。淡淡的离愁别绪使他们明白:他们往日的感情已被世俗之河冲去,失去了相相间的信任,两个人再也不可能走在一起。他们只好互道祝福。爱情在来的时候,就已经走了。

目录: 第一部分 水木青青篇
 第一季 水清
  入学那天,遇见你
  青春流动如梦
  山泉设计
  水木淙淙
 第二季 木华
  变脸
  青涩校园
第二部分 似水年华篇
 第三季 心缘
  开题报告
  梦想照进现实
 第四季 尘灭
  我把心情交给你
  水木年华
  沧浪水清
  沧浪水满洲里市
  毕业论文
  水木流年
  逝爱如叶

书摘: 似乎在梦里曾经见到自己站在这里,孤零零的身影映衬着阴郁的红日,苍凉而悲壮。我站在空荡的操场上,看着一面面大旗迎风飘扬。风浪夹杂着沙砾旋转刮过来,把旗子吹开,缓缓露出“清华大学”四个大字。我扭过脸,下意识看了看来时的路,道路蜿蜒曲折地伸出去,从这里望过去,已经不知道哪儿是尽头了。
  我就是从这条漫长而不知尽头的路上走过来的。
  到了报道的日子来到学校,顺着青葱小路慢慢走下来,回味着考试的酸甜苦辣,赶到操场的时候,已经没有几个人了。我四处寻找文艺学院的老师,发现一张空桌子后面竖着文艺学院的大旗,桌子上摆放着几个空饭盒,周围没有一个人影。有几个土木工程系的老师见我站在那里愣神,提醒说:
  “没关系,刚才有几个来晚的,都先去吃饭了,你两点了再过来。文艺学院老师都是这样,到时间就下班,不吃一点亏。”
  我感激地冲那个老师笑笑,问:“您知道新生报到行李在什么地方领吗?”
  “就在那里,”老师指指身后的体育馆,“他们不下班,现在应该能领行李。”
  我走到一个好似金字塔般的仓库前向里看,这是一个半在地下的巨大储藏室,很多学生在忙着找自己的行李。看看里面异常嘈杂,我站在门檐底下的凉荫里乘凉,等了一会儿,看到有管理员从门里面走过来,我连忙递上自己的行李单,说:
  “老师……”
  管理员一声不吭地向前走,旁边一个女孩却直起腰来,奇怪地盯着我。我以为踩住了她的脚,向旁边移了一下,继续对管理员匆忙离开的身影喊道:
  “老师,您有没有时间看看我的这个单子。”
  女孩随着我的眼神看管理员,忍不住笑了起来。我愤怒看她一眼,心里的火气降下了许多。这个女孩子眼睛长长的,向上高高吊起来,很像是传说中的丹凤三角眼。配着挺拔的鼻子和小巧的嘴巴,整个人虽然不漂亮,却也不像我以为得那么让人讨厌。
  看着我愣了神,女孩子伸手在我面前晃了晃,说:
  “认识我吗?”
  “不大认识,”我后退了一步,老老实实回答说,“你是我的大学同学吗?”
  “不是!”女孩子笑声异常爽朗了起来,“但就是认识你,猜猜我是谁。”
  “你是……”我望着她,猛然醒悟了过来,“你是我的师妹吧?!”
  “是师姐!”女孩子笑着弯下了腰,身形异常的风韵婀娜,我等她笑完了,问:“你是怎么认出我来的,见过我的照片?”
  “我哪儿见过你的照片呢?”女孩子伸手把头发陇在耳后,微微翘起嘴巴,“但是我们不是通过电话吗?你的声音好奇怪,很特别,我一听就听出来了。”
  “所以你刚才盯着我看吗,我还以为踩了你的脚呢!”我也笑了起来,“我的声音就那么好听?”
  “也不是很好听啦,”女孩子眨眨眼睛,“你的声音就好像是被人踩住了脚叫出来的,让人印象很深而已。”
  “唉,”我叹了一口气,“有你这个师妹,这两年可是得相当难受了。”
  “是师姐,”女孩子伸手把地上的绳子拿起来,“帮我把这个箱子拿过来,不要以为师姐欺负你啊,待会儿我帮你拿,好吗师弟?”
  我把肩上的背包放下,帮她拿起箱子来,问:“你叫什么名字来着?好像原来没有和我说过。”
  “是没有和你说过,”女孩子把箱子放到了桌子上,绑扎好,“所以现在也不想和你说。”
  “好吧好吧,”我帮她把箱子抬起来,“我忘了行了吧!”
  “顾若熙。”
  “挺好听,”我擦擦眉头上的汗水,“你知道我叫什么吗?”
  “什么?”
  “舒涵。”
  “舒涵?”顾若熙茫然点点头,“挺好的。”
  “你丫头也忘了我的名字了是不是?”我大声叫起来,“刚才还说我?!”
  “师姐对不起你,”顾若熙笑着说,“给你道歉了!”
  “别叫师姐弟了,旧社会一样,”我把箱子放下,“以后我们就叫名字好了。”
  “好啊,舒涵。”
  “好啊,若熙。”
  顾若熙的行李是一个巨大无比的箱子,站在箱子前面,她更是被衬得像是一个小胖娃娃,让人心中不由得生出怜惜。我帮她弄好,看看周围,问:
  “怎么这么少,你的行李就这个吗?”
  “里面还有,”顾若熙咬咬下嘴唇,“但是在下面我搬不动,等管理员来帮我,正好碰到了你。”
  “还有啊,”我摇头感叹,“人有命好的也有命坏的,我豁出去了,哪些是你的?”
  “就是这个了,”顾若熙带着我走到最里面,指着一个被挤在最里面的箱子说,“在那里。”
  “怎么拿出来呢,”我看看地上塞得满满的包裹,说道,“只有两个吗,那你还不如我的多呢!”
  “我经常搬家,所以不喜欢带着行李,”顾若熙淡淡地解释,“我的箱子堵在最里面了,那这样吧,我先帮你把这些东西拿到你的宿舍,然后你再来帮我。好吗?”
  “可以啊!”我点点头,“没有什么不可以的!我出去找一辆三轮来。”
  “嗯,”顾若熙点了点行李的件数,掰着指头算了一会儿,对我说,“还是我陪你一起去吧,咱们快去快回。”
  我出去找了一辆三轮车过来,把自己所有的行李绑好搬到车上,骑车的大爷问我,“你是去哪个宿舍呢?”
  “三十号楼。”
  走在路上,茂盛的树叶遮住了我们,身上的树阴像是花蝴蝶般飞来飞去。路两旁的宿舍楼静悄悄的,估计这里是男生宿舍区,没有一个窗户上面有窗帘,透过脏乎乎的玻璃,还可以看到里面的人像演哑剧一般走来走去,我看了一会儿,扭头对坐在车尾的顾若熙说:
  “你是哪个宿舍?”
  “我是在三十一号楼,按照这个排向我比你远。”
  车上了两个坡后停在一座楼前,我看着这个被爬山虎环绕着的红色建筑默默发呆。这是一栋很平常的前苏联建筑风格的筒子楼,看不出有半点和学校名气相衬的地方,我叹口气,找到门把行李慢慢拖进去,顾若熙帮我向楼长问清宿舍,拿了钥匙,对我说:
  “上吧!五楼呢!”
  这座楼楼层之间的高度非常大,上一层总是给人两层的错觉。气喘吁吁地爬到了五楼,我拿出钥匙打开房门,屋子里面很安静,墙角隐隐有蜘蛛网的痕迹,两张床顺着墙前后排列着,里面床上一双腿赫然伸在床外。我连忙退出来对顾若熙说:“你在外面稍等一会儿,我一个人进去就可以了。”
  我把屋子大概整理一遍,看看屋子里面的兄弟还在安安稳稳睡着,走出来轻声带上门,对顾若熙说:
  “等的时间长了吗?去拿你的吧!”
  站在顾若熙的宿舍前,我看着紫荆公寓的牌子,想到在清华门口强要拉我游览的黑车司机为我介绍的清华八大景,似乎其中有一个就是紫荆公寓,没有想到这么快就见到了它。这是一个很漂亮的公寓式宿舍,小巧精致,干净窗户上的卡通图片向我们证明这是女生的领地。我向楼长问了楼层,回来讪笑着对顾若熙说:
  “上吧!你是六楼,比我的命还差一点。”
  “那也没有办法,”顾若熙条件反射地去拖行李,醒悟过来,伸手把我叫过去,“这可是你的命差,你来拿这个重的。”
  “那……”我看地上的行李,摇头叹气说,“那好吧小师妹。”
  把所有的东西帮她抬上去,我依在门口看看表,对她说:
  “我回去把我的东西再收拾一下,你这里还用得着我吗?”
  顾若熙正在铺床,转过身说:“那你先回去吧!对了等一下,哈哈,你别紧张,没别的事情,我是说晚上一起吃饭好吗?”
  “好的!”我轻轻出口气,“刚才不是给你号码了吗,饿了给我发短信吧!”
  ……